Recommended

千岛日报(2008):走出去就是一门学问

2 April 2008

千岛日报

0804-qiandaoribao

走出去就是一门学问

“周游世界探险”的梦想

南海漳 绿草

“人生好比一个旅程,我们无法预知我们的生命何时终止,同样的我也无法确知我的探险何时才能结束。扪心自问我将继续我的探险,尚有很多地方准备去驻足探 访、考察和挖掘世界上鲜为人知的新事物”这是一位印尼青年Agustinus Wibowo (翁鸿鸣 )所述的一席话,他现在阿富汗。

翁鸿鸣是北京清华大学计算机工程与技术系毕业生。2005年写了题为《印度尼西亚语的语音综合系统与文体分析》的综合论文,那时已开发的语音合成系统有: 英语、汉语、日语和汉语四种,而印尼语可谓是第五种语言。赢得了教授的极高评价:“翁鸿鸣同学勤于动脑,工作努力,动手能力强,答辩讲述清楚,回答问题正 确,完成了大量的工作和综合论文的任务,取得了很好的研究成果。”其成绩92分,被评为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留学生。校方非常赏识,拟給于奖学金继续硕士研究 生,但事与愿违,他竟然决意放弃科学研究而从事文学——周游世界探险,取得真知后写实著书。

他在清华除攻读本科外还兼学德、日、法、俄语等。每学期成绩优异,获得奖励金储蓄起来成了他旅游的盘缠。趁寒假或暑假,去过泰、越,老挝,柬、马、新加坡 等国。也去过蒙古,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蒙古的大草原使他睁眼醒目,原来世界是多么地辽阔,其中还隐藏着很多学问。顿时他就心下决定,继续背包旅游,充分看 世界。

2005年7月初他毕业了,那时他已累积了2000块美金,就拟定了“个人环游世界方案”,他周围朋友,同学皆摇头不相信地说:“你好大的口气,吃了豹子胆吧!”可他真真正正地走了,至今三年有余。

当年他即迈开了双足自北京火车站独自登上世界顶峰西藏过境尼泊尔,南下印度后,向西入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又转到中亚由塔吉克入吉尔吉斯,哈萨克、乌 兹别克和图鲁门。三年来毫无间息地快越南亚和中亚,历经万里皆通过陆路——火车、公车、卡车、马、驴等,时有背着15多公斤的背包横穿东西,纵贯南北步行 百里路。他避免搭飞机,因为它将阻碍着他的溶入主流社会,与当地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相互学习,体验人生,领会各地的精粹,洞悉社会动态和风土人情,透析 其历史地理,金融财经,着眼宗教文化和民族习俗。

他也拍摄了不少高水平反映社会现实的照片,在泗水红桥扶轮社聚谈时,曾放映过部分图片并加于说明和答辩。联合国教科文杂志业刊载亚齐海啸肆虐的图片。为了 维持生存和继续旅程,边游边做杂工,当克什米尔强震时期,他随丹麦穆斯林慈善机构当义工也曾随阿富汗扫雷部队好几天,看他们工作,拍摄了照片,担任过媒体 杂志摄影部的编辑,也曾当过使馆的华语老师,并且还图文并茂地写了不少的游记投于媒体杂志、报刊。写过题为《蒙古国,别样的主题酒吧》2002年投于天津 《户外探险》杂志;也曾与北京好友许莲、藏亮合写《惊出阿富汗》05年11月投于北京的美国杂志《国家地理-时尚旅游》;06年11月0日《棉兰日报》刊 载《印度,多姿多彩的国家》;05年12月《Cosmopolitan》杂志,刊登了《踏进千年历史的阿富汗》;07年《Snap》杂志,三月刊的《找寻 丰富多彩的人生》;07年6月21日《雅加达邮报》题为《周游世界》;07年《星洲周报》林悦写的《旅人的地平线》;08年3月《U-mag》杂志的题为 《世界屋脊的天堂Hunza》和最近08年3月15日《罗盘日报》也有报道《Agus: Hidup ini adalah Perjalanan…》

小时候他最怕阳光,整天躲在屋里看书,连400米的路总要搭三轮车。他现在是个旅人,探险者、流浪者。由一个无所事事的书呆子变成一个历经千锤百炼又经得 起惊涛骇浪冲击的男子汉,他是越走越深入的。曾经在战区生活过,也经历过离他仅50米处发生的爆炸案;曾在一个4年没有下过雨的地方呆过,还在一个寒冬凛 冽不见阳光的高山区住了4个月。体验人生,在真实里学习,去承受旅行给与的洗礼和教育。旅游使他更明了多姿多彩的人生,多样的人文,也更深刻的领略到世界 的美丽不是我们平时想象中的那么单纯,他认为人生是美好的同时也是丑陋的;幸福的也是阴影的;光彩夺目的又是灰暗的。从而感悟到每每面对天天所经受的任何 事物都要感到欣慰而不起烦恼。

为便于沟通,他常落户到居民家里同住同吃,体验生活。在旅途中他学会和掌握了印度语,乌度语、波斯语、俄语、塔吉克、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土耳其等多种语言。现又正攻学阿拉伯语、阿米尼亚语和乔齐亚语。此外他还精通汉语、马来语、印尼语和爪哇语。

掌握了多种语言有时并不完全都好。有一次在阿富汗境内他被误疑为来自巴基斯坦的恐怖分子,一群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没头没脑地对她拳打脚踢,当即他高喊冤枉提出抗议,但很不巧,他情不自禁地由口里道出的却是乌度语不是英语,而乌度语正好是巴基斯坦国语,差点坏了事。

诸如此类不尽人意的事时会发生,本来旅人常要担很多风险的。一个原是在温暖舒适环境中成长的,又是妈妈娇滴滴的宝贝儿子,屡遭警察盘问拘留;又要面对流氓 地痞的敲诈勒索,强盗的侵袭,骗子的诱骗。他也曾在布满风沙的街头露宿,几经警察的驱赶,莫道他是浪子,他可是地道的印尼年青人,清华大学毕业生,为了看 世界,求真知而浪迹天涯。时有经受酷热的烧烤,受冻挨饿的煎熬,疾病的折磨,还曾一度相机坏了,旅费被盗致身无分文。真是好人难做、好事多磨。于马来西亚 《星洲报刊》的朋友林悦形容他说:“穷有穷开心,傻人有傻福,上天的恩典,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最终还是手脚完好的继续在路上前进。”

他的家人打心灵深处是不赞同他的这种反传统,反常规的举措总希望他回来过常人的生活。

不少的游客凭时兴、爱好观光,欣赏海边美景或山上清凉的空气,休闲地吃喝玩乐,尽情享受豪华别墅或星级饭店的生活。也有的人仅用很短的时间跑很多地方,看很多景点,来去匆匆的过客,走马看花,听听地方资讯,却道不出深刻的体会。

他走的越远越深入,就越迫切去剖析世界的真面目,新事物。世界是辽阔的,在那里还有很多别样的人生和功德。途中也使他领悟到所谓的“旅游艺术”真谛——当 我们忘了自我、忘了自己的过去、抛弃自命清高的架子和一贯束缚我们手足的清规戒律,最后摆脱自己头脑里固有的价值观,我们就会通情达理,实事求是地面对人 生和接受人生对我们的教育。当我们的思维已达至这个境界时,我们就会用清澈的目光、纯净的心灵看透世界。
他还要继续走下去,越过高加索入东欧,中东、西非和南非。

现在他已把旅游的经历,体会和各访地的历史,文化、地理、宗教连同社会动态,风土人情整理编成了《探险记》。语言通俗流畅,层次分明,故事按真情的流露写实,生动感人。

这是真实的故事,在《罗盘网》每星期一至星期五连载。即www.kompas.com Travel– Petualangan

 

*注:爸爸亲手写的文章,在印尼东爪哇华文报纸投稿

About Agustinus Wibowo

Agustinus is an Indonesian travel writer and travel photographer. Agustinus started a “Grand Overland Journey” in 2005 from Beijing and dreamed to reach South Africa totally by land with an optimistic budget of US$2000. His journey has taken him across Himalaya, South Asia, Afghanistan, Iran, and ex-Soviet Central Asian republics. He was stranded and stayed three years in Afghanistan until 2009. He is now a full-time writer and based in Jakarta, Indonesia. agustinus@agustinuswibowo.com Contact: Website | More Posts

4 Comments on 千岛日报(2008):走出去就是一门学问

  1. Please, translate this article. Tks b4 :)

  2. Pls, translate this article. Tks b4.. and keep writing…

  3. Shirley Kan // May 2, 2008 at 6:21 pm // Reply

    Your dad is really proud of you. Cheers.

  4. It’s always feel good to be back here, read your experiences and learn many things happen out there. I’m so touching by what your father have done.
    Go Agus! Spread your wings dude!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